• 2007-09-19

    写给我的兄弟姐妹们——[邵旭敏] - [沃原·社员心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oyuandraman-logs/8336392.html

    今天2007918,《官场丑史》,大321,浩浩荡荡,没有一次联排,正式公演…

    现在的他们应该在蜀味馆欢畅的聊着彼此心中的感慨吧,但我因为实在饿到胃疼,却不忍心打断森森与指导老师的对话,所以,带着委屈的心情就离开了,一个人走在随时会被刮走的路上想着,这些时日发生的一切,剧本的产生,每个人心理的变化,大一同学的加入(如果我当着你们的面叫你们小朋友,请你们给我指正!)团二的对词,逃课……想着想着,眼泪就要被风吹下来了……想着自己从进剧社前的态度转变到今天的一切,真的是不是为自己感动下。想着那个从辩论队就这样灰溜溜“逃”出来的自己却那么的不甘,早上会6点起来练朗读,总是会去思考身边发生的问题,但这样认真为什么却得不到一次正式的机会,我也曾经迷茫过,所以我“逃”到了话剧社,我觉得我可以。但发现,一种自我保护的心态从来不会使人进步,可在这个地方,一群怪人教会了我怎么看待生活看待朋友看待理想,从开始的强烈的表现欲慢慢地转变到安静地听别人讲话,这是成长吗?我不知道,但听他们讲着彼此的故事,我学会了怎样尊重他人,不要试图去挖掘每个人心底的故事,分享的是安慰分享的微笑,分享的是明天的美好今天的难忘,是的,不是笑的越大声就代表越快乐,记得我辩论队的男朋友讲过,一个真正快乐的人,身边才有很多的朋友,而在这里,我们从不记恨什么,纯粹的一切。一直以来,我一直觉得自己活的很累,因为天天的事情遮住了我的眼睛却不知道哪个更真实更紧迫,想真实却发现真实更累,因为我是异类,大家眼中的异类,没有人接受我的双重性格,时而像个孩子,童言无忌,时而像个老女人,百般感慨……我无法分清我到底是谁,或许因此有人会说我虚伪,但现在的我,对于这样的话语,我无畏我坦然。呵呵,孩子有什么不好,只是希望别人多疼爱些而已宽容些而已,我们终究是个孩子,脸上总是挂着满足的笑容,而我,却终将面对事实成为正而八紧的女人,呵呵,家庭,工作,小孩,一生。有时会一个人在角落坐上许久,看着她们在做她们的事情,讲着他们的笑话,却从未觉得一定要参与进去,因为,心在一切都在。

    沃原,谢谢你,谢谢你,马远妈妈,杨爸爸,玩的很开心而且懂了那么多道理。

    心在,一切都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