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6

    从荒诞到个人即兴--《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观后感言——[胡春龙] - [沃原·看戏说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oyuandraman-logs/8131562.html

    两只狗的生活意见是我第一次在现场观看老孟的作品,期待至于,着重会关注他与《恋爱中的犀牛》的对比,得出了一些看法,并很大程度上在与孟导的谈话中得到了回应。

    荒诞派戏剧的影子在前半场的戏中非常明显,开场时候费劲心思找一个微不足道的火柴,进入城市的狗狗想却想成为人,作为城市的主宰。这让我想起了曾经听过的对于荒诞派戏剧中心的一句描述:缺少精神的人类却想要这个世界的精神。演出结束的时候问了孟导演,他的作品中是不是总能找到荒诞派戏剧的影子?孟导演很干脆的做了肯定回答:荒诞派戏剧有一种特别的力量,会把人莫名奇妙的扔进一个境地,让人无法逃离那里,一直沉浸其中。这个问题在下文在做阐述。回到戏本身,上半场除了荒诞派戏剧的影子以外,很多是一些传统喜剧形式的汇编,二人转,相声等等。

    下半场的感觉更像是两个演员的自由发挥,摇滚乐,选秀,保安的报复,幸福生活的几经周折,在不断的谴责社会中慢慢理解世界,“生命是一个奇迹”,两只狗选择了一种价值,他不是社会性的,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心里的希望。事实上,摇滚乐口中,“我是你的狗”“谁给我骨头我就是他的狗”,却给出了一个他们不愿让观众太注重的人生态度。缺失了自己的生活位置与生活态度的两只狗只能活在一个希望里,追逐着遥远的幸福。

    不得不说,这部戏很悲,从布景到表演,即使可以有很多欢笑,但是却掩饰不掉这部戏的悲凉。像是在揭示现代人的生活状态,也揭示着人的精神状态,由一句“生活所迫”联系在一起,生活与精神持续的虚无着。

    这是孟京辉作为先锋话剧人给于我们的一个新的尝试,多部分的内容由演员自由发挥,通过三个人的本身的关系带动这个话剧演绎的平衡,最后达到一致。他给了我们一个新的启迪,当我们逐渐关注戏剧本身的内涵的时候,是否是过于注重一些细节本身,意义的追问不应该在于戏剧之后,而应该在于做戏之人。一个清晰的表达,加一个浓重的感觉,这是做戏人应当有的态度。这也告诉我们如何设计一部戏,不揪根揪底,而把注意力让在创造戏剧的氛围上,特别是小剧场话剧,尤其如此。

    相比恋爱中的犀牛,不得不说,这更不像是孟京辉的作品,虽然我可以看到很多老孟喜欢用的元素在其中,但是恋爱中的犀牛显然表达的东西更能让我看到孟京辉的标签。坦白说,这部戏我只承认上半场,而下半场我不承认,不是因为不好,而是那不是孟京辉。

    先说那么多,我似乎词穷在那个荒诞的世界里了,看来是要写个本子表达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不错,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