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24

    一黑一红总关情--<红与黑>——[邵旭敏] - [沃原·看戏说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oyuandraman-logs/7908735.html

    耳边想起了悠扬而又圣洁的<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酒红味的巧克力百醇棒,红酒与黑巧克力的细腻口感香醇浓郁,那个时代的他、她、他们和她们的故事。昨晚的话剧华丽的谢幕了,但是故事,仿佛仍在继续着……

    如果你是一条鱼,你愿意做小河里的大鱼还是大河里的小鱼?

    他面临着鱼的选择,那个选择连着他的命运,鱼连?于连·索来尔?

    他是被爱的吗?

    莱纳夫人爱他,爱他的激情、浪漫、潇洒,她逝去的青春。在这个孩子的身上她却看到了一种希望、欲望。

    玛蒂尔德爱他,他是她的英雄,爱他的叛逆、对她冷酷的眼神、甚至爱他对她的不屑,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她得到了征服、反叛的快感。

    是同一种爱吗?

    他是男人,饿了要吃,冷了要穿,更像个在跌倒时希望得到母亲安慰的孩子,希望在呜呜的抽泣中得到被关切着的眼神,那个在圣诞节时趴在富人大玻璃窗前望着明亮的蜡烛诱人的火鸡的孩子,多么希望背后有双温暖的手能将他围住,帮他驱掉寒冷……可是,他只是个孩子,终究他是个孩子,多么渴望温暖,却用坚强伪装出他的尊严,要命的是,他是个穷人的孩子,在那个时代是属于一个下等人的孩子,那是他的错吗?总是有着一颗忧郁优柔寡断的心,却一次又一次拒绝了属于他的侮辱,他其实是善良的,一个善良的孩子,或许又如果,犯罪是美丽的,他愿意一次又一次为寻找这种温暖而犯罪吧。我相信莱纳夫人爱他,爱就是爱了,没有什么好象,热烈而又真诚,他相信她爱他,第一次在这个女人的生边感受到了尊重的温暖,对他的话语柔软,她的目光又如此的柔和,他没有母亲,或许当他看到小少爷在莱纳夫人表扬时流露出爱惜的表情时,我坚信,他一定十分的羡慕。总说做了母亲的女人是美丽,因为她们的身上有种母性的美,她们让生命能散发出一种柔质的美,我想,恰恰是这点吸引了于连这个孩子。

    当经历了被驱赶,当作为一个男人,他发现他需要事业作为自己进入上层社会的支柱,他放弃了莱纳夫人,扔进了火堆的是他对夫人的想念,他忘了她吗?不!一个男人不会忘记,只是男人比女人更理性的看待选择这个问题,他们更明白自己要的东西,就如同逛市场,男人的目标是明确,女人却在比较中不断忧郁地进行选择。男人有欲望,有了欲望,男人比女人更坚定地去做,用坚强冷酷伪装懦弱自卑的自我,如果不是碰到同样存在伪装的玛蒂尔德,或许,于连的命运又是另外回事。玛蒂尔德高傲、冷酷、藐视她认为不和谐的一切,她孤芳自赏,她钟情于她脑海中英雄的模样,可是,于连,把上层人的生活都打乱了,任何冷酷的女人终究是留了把锁和一把钥匙的,内心的孤独把两人的距离越发的拉进,渴望被倾听渴望被理解,女人总是很诗意的看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所以她反复无常,时怒时笑,也或许爱情真的很奇妙,潇洒的黑冷峻的红交合的刹那却觉得是那么的和谐。

    被两个女人爱,幸福吗?

    一个人不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这是我的观点。但却无法同时都负责任,作为男人是种解脱但也是种遗憾。想到莱纳夫人的“揭发”,我理解,我同情,她没有错,她真的没有错!因为他,她妒忌,女人的感情真挚,愿意为他抛弃一切名誉赴汤蹈火。女人又是宽容的,反差如此大的玛蒂尔德愿意在于连临终前让他们两个独处一会,甘心为他生下孩子,效仿先祖守寡一生。

    关于此剧在表演上,男主演是下了苦功的,如此的张力,生命的穿透力,仿佛在呐喊“活着,就有希望”,台词功力也是有时日的。两位女主演的风格不同,拿捏的准确为此剧增色不少,以及在剧中一批老一代的演员都像我们展现了丰富的人物性格。

    在舞美制作上,华美的戏服,复古的摆设,让人回到中世纪时代。佩服导演在表达人物内心时的一大手段便是舞蹈,结合巴蕾现代舞力图表现人物挣扎不安的内心,灯光与主旋律的配合大大增强了此剧的感染力,真的不容易,导演诚恳的感谢,留给人们无限的回味。

    红黑相间的融洽,因为有情的润灌,一黑一红总关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