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05

    亥时--------------吴琪 - [沃原·社员心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oyuandraman-logs/53017423.html

    这个博客从上学期就没有新的东西,我等不及了。

    打开日志页面的时候,看到WOYUANDRAMAN旁边的时间显示:亥时  人定归本

    大一参与的戏于我基本都只是玩闹,从大二的<爱情>开始,便带着更为剧社着想的心来参加和看每一部戏.

    之前仰望星空的时候,小米曾经开过荒诞剧<群氓>的工作坊,带大家读剧本.我和什什都想帮他,都去参加了.那时候万毅,尹哲,被子才刚刚进来.

    然后就是<爱情>,虽然当时有很多无奈的地方,但现在回过头看,它或许是一部做得比较成功的戏.毕竟,它留住了一些人.

    再然后就是自杀,震颤,捕鼠器和修女.年轻的导演们努力的追寻着她们的戏剧梦想。

    再然后什什就走了

    再然后昭川就走了

    再然后天娇就走了

    我把这都算在自己身上。

    再然后哈姆雷特就公演了.在哈姆雷特之后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和你们一样的不明白.

    为什么要演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演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演一部这么不符合评委口味的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团结剧社却演一部这么不符合评委口味而且让所有剧社成员都不接受的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团结剧社却演一部这么不符合评委口味而且让所有剧社成员都不接受而且缺乏归属感到演完他们好多就都走了的哈姆雷特?

     

     

    难道我们依然没有走出“为导演实现戏剧梦想”这个让我们上学期元气大伤的定式?

    我后悔了,我觉得就算演《修女》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那是“我们的戏”,在演完了以后,我们可以笑。

    当然演出当天我遇到的麻烦远不止这些。虽然那并不是我的错

    去年夏天在度过一个又一个让人难熬的夜晚,当沃原正在“小蝌蚪找妈妈”的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社团,那我们这样的人又该去哪里呢?

    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自己一年里实现得并不那么好,你们看我一路磕磕跘跘的过来,现在要看你们了。

    写到这里,看见突然弹出来的QQ信息:“台县市长选举选情:国民党12民进党4无党籍1席”

    可能对于我们,这条新闻并不会有太多的触动,但对于一部分人则意味着开香槟狂欢,或者痛哭流涕的夜晚。我们也是这样,或者说,我希望我们一直是这样。

    虽然戏剧或许在华政里依然很艰难,但我希望在旁人漠然或好奇的眼光里,我们能够为它狂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