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6

    [转载]疯子出品_《官场丑史》的“现实主义” - [沃原·看戏说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woyuandraman-logs/10482941.html

       由华东政法大学沃原剧社在话剧中心上演的《官场丑史》,讲述的是100多年前,圣约翰大学的四位学生排演他们的原创话剧(那时应该还没被叫做话剧)《官场丑史》的经历。整个戏虽然问题多多,从编剧,导演,调度,舞美,灯光,音乐,表演都能列出一大堆有待修改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谈可不谈,真要谈可以说到明天一早…我倒更倾向于不谈,不是偷懒,而是因为看到了《官场丑史》中让我极为认可的“现实主义” —— 戏剧作为一种媒介联系起舞台与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其中我们得以解剖、反思、自省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生活,让戏剧间接改造着我们的社会。


        戏中的四位学生创作《官场丑史》,是因为他们看到当时的中国已经破败不堪、民不聊生、内忧外患、国将不国。身为华夏子孙,满清臣子,身为一个知识分子,秉着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大众的责任感,在困难重重的条件下上演了《官场丑史》。希望透过演戏介入社会,影响他人,以“戏”复国。对于《官场丑史》本身我还是忍不住说一个问题,之前的铺垫已经渐渐抛给观众很有意思的问题,但是最后落笔于爱国这件事情上,我会觉得蛮有问题的。并且由于煽情,还让观众掉到角色中去,演后谈也有很多观众说感动。不是说感动不好,而是这是否需要?我们毕竟要的是从戏中去反思戏剧精神和“现实主义”,或许我们用布莱希特的方式跳出来会起到更好的效果。


        说回来,《官场丑史》中四位学生做戏的诉求的存在意义倒影在历史长河里与今日发生在高速发展变化中的大中国的映照中,我们不难发现,这种创作初衷已经越来越淡漠了,我们可以在舞台上看到各种各样的戏,但它们离我们的生活如此之远,它们对我们的生活如此之轻,在舞台上我们看不到一种更为宽广的情怀,一种心怀山河的气魄,一种文人该有的社会责任感。1928年洪深等人提出“话剧”一词,是用来反对当时因为商业而日渐低俗化的戏剧作品,而今年正值话剧百年之际,看似话剧又重新走入了原本的泥潭,这不由得人不深思。尤其是当资本主义经济浪潮已经奔跑出难以想象的速度的时候,当市场被作为衡量价值的时候,当文化也渐渐被为一种产业,不少人都争相进来捞一杯羹的时候,我们更要清醒的意识到,现在也是我们不得不反思的时候了,如果说话剧百年有任何值得纪念的地方,那就是重新拾起“话剧”的精神,重新拾起文人的情怀,重新拾起在舞台上的“现实主义”。


        《官场丑史》在大话节上演,是当代大学生对于戏剧,对于戏剧精神的思考,对此我极为认可。大话节已经是第四届了,我们可以看到舞台上的演出越来越精致,舞台上的表演越来越有模有样,舞台上的风格越来越相似,它们的标准都越来越接近话剧中心了;但像这样的作品和思考却是少之又少。高校戏剧真的有必要这样吗?我更想看到的,是一部有当代大学生思考和情怀的作品,我们可以通过舞台心灵相通,而不是一部所谓的“好戏”。我们在话剧中心可以看到很多精致的东西,但它们是否有生命力真的很有疑问,高校戏剧该有自己的特质和身份,我期待着明年有更多对胃口的戏上演。


        其实这样的戏对于我们民间的戏剧爱好者同样很有意义,对此,不再多说。戏剧,应该是可以做得更多的;戏剧,应该是可以拥有社会理念的;戏剧,应该是可以间接改造社会的。抛去形式主义那一套,还有软绵绵的消费品,不要让权力和商业给夺取了话语权和责任感。同勉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