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记忆出生的一刻起

    它便停留在原地

    从来不曾离开

     

    一直以来没能解决的

    或者说

    只是朦胧的看到了什么

    却抓不住答案的问题

    在看到18岁陈凡

    站在长椅上大喊

    “我发誓忘记”

    在看到18岁的静怡

    默默地站在30岁的自己身后

    为她梳头

    在听到那幽幽的声音说着

    “她会来的,她会想要来找我”

     

    感到一丝明悟

    我依然说不出

    什么是记忆

    什么是爱情

    什么是梦

    但是心中已经了然

     

    无论经历了什么

    这个世界不会变

    但我们

    一直在变

     

    谁不曾在大街上对着那个他或她大声说爱

    或者拉着她的手

    冲到十字路口的中间疯狂的接吻

     

    谁都有过和着眼泪把饭下咽的时候

    有过因为心痛而彻夜不眠

    夜出买醉

    无助的四处寻找寄托

     

    每个人的记忆中都藏着那些最柔软的细节

    路牌上的两个奶茶杯

    或者是一起喂过的那只小狗

    或者那个无论怎样都忘不掉的手机号码

     

    怎样都好

    快乐的

    痛苦的

    也许多年不曾想起

    但却从未离开我们

    在举手投足间

    一次次的和我们相撞

    让我们记得我们曾经活着

     P.S.

    感谢胡春龙和“我的我和他的他”剧组,你们很出色,要加油!!!!!!

  •   难得的历史题材,很有孟京辉的调调。那么多角色的栩栩如生,可以说是基本功很好的社团了吧。布景做的也很有想法,当然,还是那种学生式的想法,足够让我们这些专业人士惭愧。
                                         ——初赛评委

     官场丑史排练手记
      “艺术是一种特殊的劳动,没有忘我的付出就没有境界的升华。”带着这样的社训工作,似乎是可以付出所有热情与汗水的。
      《官场丑史》的诞生,无意中在网上查话剧百年的资料时,发现了1899年曾经在圣约翰大学曾经有过这样一部“中国话剧先驱”的剧。并且构思以后有机会写成剧本。6月份,收到了参加大话节的通知,剧社全体社员开始投票选哪个剧参加大话节,最终投票《官场丑史》。并且社员开始报名演员,我也首次尝试根据演员的人数,性格来写角色。
      7月份我开始了对剧本的创作,上海图书馆,档案馆,华政资料室里找资料。发现这部戏没有留下任何的剧本,也符合当时许多剧目是无剧本的史实。我便构思把此剧写成一部戏中戏,讲述当时圣约翰大学的学生在晚清衰败的旧中国,排戏讽刺时弊,救国危难的戏。并根据找到的故事情节丰富出更多戏剧化的情节。
      7月14日起,学校放假了,大家留下来7天排练。剧本的初稿发到大家的手里,大家都很意外,我也很意外,大家基本上是接受这个剧本的。开始了读剧本,聊剧本,提出修改意见。
      暑假阶段,我修改剧本,构思导演的二次创作,演员背剧本,理解人物,部分成员和我一起采购道具,跑服装租借问题,还招了新大一的同学加入剧组工作。
      8月30日起,学校还没开学,大家又提前陆续到了剧组报道,开始制作布景。也许说布景都是不准确的,我们的所有布景是用“纸”做的,我们买了全开的彩色卡纸,用双面胶粘贴起来,再画上图案。关于舞美的固定问题可以说是最难的了。我们用了白色的黑板粘起了一面“墙”,还有木支架做支撑体。木头来于我们在学校外捡的木条和木板,我们还遛就建筑工地,拿了些废旧的木头,并自嘲“贫困话剧”。
      开学后,大一同学要军训,大二大三课业又重,但临近9月18日的公演,我们排除万难。找一切可能排练。3个月,我们居然在没有联排的情况下把这个戏硬生生演绎了出来。我们不断意识到自己和剧中人物的相似之处,一样是校园戏剧,一样是面临重重困难,但我们依然要坚持把戏排完,演出来。剧中人,似乎真实地在我们身上,感动着自己也感动着彼此。
      10月22日,大话节的舞台上,我们要感动所有校园戏剧的同僚们,一起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奋斗!

  • 本届的集体照在这里,大家去看,由于图片比较大,所以大家要耐心点。

    我有把大家都照得很漂亮哦……

    http://photo.163.com/photos/pearlfisher/46456663/

  • 更多照片,请看:http://photo.163.com/photos/pearlfisher/127878325/

    摘自“包天之日记”的一段话 
    第二天睡到中午,下午去新华医院为患白血病的小朋友们演《小红帽》,我的演技很拙劣,看着小朋友和家长们的眼睛,我感觉有点对不起他们。不过无论如何,我们的童话剧最终让他们笑了,这让我很高兴。

     

  • 貌似可以安心的开始复习什么东西了…只是,到现在昨天或者今天还是没有平静,在团二一遍又一遍的练着《送别》直到被阿姨赶走……脑袋里还是不能平静……难道是KFC吃多了?应该不是吧,因为吃多只是肚子的感觉,但是心里却还是空着……

    感觉还是看到了自己努力、大家努力的轨迹…为了个细节反复排练呵呵,自己也算抛头颅撒热血。其实自己真的很想演小红帽的,一开始,就有很努力争取过这个角色,但是,或许在大家眼里,童话和我无关吧,一开始的单人表演就把自己订在了女人的十字架上,想接触复杂的角色只是想快些让自己成熟起来,毕竟和剧社的一些前辈相比自己要补课的太多太多,记得学长问,对于这次第一次登台什么感想?呵呵,对于这句话,我记得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我不是第一次啊……但其实仔细算算,真的是……看到那些孩子印证了内心中的感觉,和玉婷说的或许一样,有些人外表看似柔软内在坚硬,有些人外表看似坚硬内在却柔软,或许我属于后者吧,看到那些孩子,眼睛,透过它们,真的,坚硬的心灵,我们不在那个份上不会知道他们的感觉,小红帽是什么?是糖?或许没有多少人吃过,是天使?或许天使不会让她们疼痛,外面世界的窗户?或许她们会想,原来还有个世界我们不知道的,原来真有大灰狼?小红帽姐姐?

    关于话梅超人的动员捐骨髓,本想关于生命这个外延话题和他交流的,但发现如果说到一些人不愿意捐骨髓的事情,他就一个臭臭外加鄙视的脸,我失望了……为什么,生命如此的浮躁。昨天去了一些人,很热闹……我只有想到这些词语,我在去之前想,自己会不会哭?结果没有,发现不是因为感动,是因为被她们征服了,看着她们的眼睛,她们不需要同情,她们同样渴望平等渴望一种正常的交流需要被了解,如果自己因为感动而掉泪,在平时我会说,没事,对的,眼泪是应该为感动而不是悲伤挥洒……但如果在那时,我会鄙视自己,感觉从病房出来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巴掌……谢谢她们给我上了堂课……

    谢谢参与过《小红帽》的人们,谢谢大家!^^

    PS:是不是有了就没有黑暗、恐惧、彷徨……是不是有了小红帽就不再有《小红帽……还是有了《小红帽》就不再需要了小红帽……如果,你们要《小红帽》那我只要小红帽,能带来欢乐和希望,交付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去换取、世界上最柔软却又是最坚硬的东西去温暖——用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