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年华"和"童梦"的点评,我想"电视"也要点评一下,最初是远社长提出构想,我和小米随之加入,后来,翊含和阿汤哥也加入了.远社长说,以前听说有部电影叫做"电视看多了人会变傻"但是他没看过这部电影,他没看过这部电影,所以想拍,不过我们都不明白他的意思,也不懂,他为什么要导这部话剧,不过他说过:既然我提出了这个建议,大家又都有意思演,我总不能退了.我想这句话,够我们排一部戏了.

      其实"电视"因该是我在沃原第一部戏,以前有个小红帽,那个不算~你们也甭打听,甭打听,那不算,那个不算.我本身感到做电视这部戏,刚开始不开心,后来很开心,反思以前,是我自己的缘故,我来沃原的目的不纯,来沃原,我不是为了排戏,来沃原,我想找我自己要的东西,譬如说如何做人,如何控制自己,如何泡妞?当然不避讳的讲,从个人角度,我有些崇拜,远社长,我一直奇怪,他有个光环,罩在头上,妈的,怎么也踢不掉,不过我现在也有些明白,光环是怎么来的了~

      排前,我们准备把"电视"做成沃原内部的戏,可是排着排着,就变成大戏了,道具,心力,花了很多.

      排戏中,发生过一些事.远儿,我,吴美,翊含,小米在周末出去蹭完饭,晚上,在团二做道具,那时感觉真的很好,很轻松,尤其感谢小米做的大斧子,很开心,后来他还做上隐了,做了个冷艳具,翊含的PIZAA也做的很不错,我则是那个老张肉脯,不过当然也有阻碍,那时杨老板总拉着远儿,去搓个大的,真是个没谱的人.

      电视排了一星期就出来,但我感觉,电视的效率还是挺低的,真正排了2天,可能不到,那时我烦过,5个人在团2时,就远儿在搞舞美,我们4个人就在玩电脑,我就在想,在团2玩电脑,我干嘛不能回寝室玩?可是要排戏,我组织不起来,排完的戏,大家都不愿意排,没排的,我也没构思,怎么组织?远儿,又在那忙他的舞美,我他妈就有点烦了,你不会组织一下,或者把你的舞美工作,分给小米点?或者你组织大家一起做道具啊,都闲着,没一个干事的,我后来处理方式也不对,我直接说:那我回寝室了.要知道,这样容易让军心涣散,大家如果都觉的没事干,那不是都回去了.马社长,当场跟我急了,不过我不生气,当死鸡给猴看当多了,也不在乎这一回,事后,大家还是努力去做了一些事的.怎么说呢,其实我过于倚赖别人了,那时我有很多事可以做,可我只想别人组织我.这件事过后,我做过一些组织,把双食的时间和电视的时间大体安排了,没想到又有了新麻烦.怪我,催的厉害了,电视糙点没关系,可是我把双食催急了,导致结果不尽人意,这个我会再写一篇日志的.

      出戏前,马社长还对两只狗那段有意见,他想删,我明白,1,他怕当女人[哈哈]2,他怕他演的时候笑场3,他自己演两只狗,没从旁观者看过两只狗,他没信心,他心里没底.在这里我要感谢阿汤哥,是他一直支持我们把这幕演下去,而且自豪的说,这一幕我们演的不错.

      小米的心灵花园是很精彩的,排练的时候,他是放不开的,可是真一到表演,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跟那时演乌龟一样,能豁出去.其实我最喜欢的是他演妈妈和蛇那段,后来我自己又有了些新想法,如果能在那时加进去就好了.

      阿汤哥,很牛逼,没什么好说的,人也好,戏也好,我喜欢.他那双眼睛,让我着迷.个人角度,我喜欢他卖刀那段,很时髦,很粗犷.

      翊含,你别看他不说话,他很有表现欲,这点我欣赏,每次,玉婷笑一次,他的表演就变本加厉一次,他总是能水词,真心希望你也能像杨老板一样,不光希望你像他一样能水,也希望你演技和他一样好~

          亦舟,你的贞子,虽然胖,但是吓人,我们在幕布后都被你吓笑了。

      吴美,实干派,一直不出声,就是在做事,不开玩笑,不说话,却给我们做完电视的信心,谢谢你.

         小白,你是个性感的女孩,不,不,你是一个单纯但是骨子性感的女孩,期待你下下一部戏。

      在这里,感谢电视8个人[包括我]还有最佳观众玉婷[超级笑场]下期我会写写双食.在这里也谢谢大家了.

  •       从上学期开始,严格的说是暑假开始,就已经准备了。直到2008年5月11日,终于结束了。其间剧本改了10遍,演员换了又换。有太多的过客:蔡,吴,彭,吕,杨,王,杨,薛,陈,杨,还有很多说不出名字的。所以一起到最后的,谢谢了。    马远社长,谢谢你还对我抱有希望,还有这次的舞美设计,太多的导演构想,会记得牛奶可乐的。想到大二的时候,你和杨老板就要走了,感觉沃原似乎少了支柱一样,舍不得。
        玉婷,一直以来,你也在一旁看着,无论是鼓励还是批评,都谢谢,还有演出那天帮我化妆拉,我同学说都让她感到惊艳了呢!
        悦悦,你也是一开始就在的,从第一次剧本的诞生,到最后成了年华的女二号,不离不弃呢!也许换成许多人,早就放弃了我这个看似出不来的戏,可你一直一直都在。有和我冲动到想在大马路上拉人了,顺带也要谢谢海狸呢!你说和我演完这对朋友后有了特殊的感情,我也一样呢,王子杨!
        咏咏,头功当然是两个男主演都是你找得阿,呵呵,连外贸的都搞来了。近一年来,两个男生的角色几乎让我伤透了,所以这两个男生的出现可要谢谢你这个伯乐了。而且你还傻的可爱呢,做道具的时候,你居然说好像去拣树枝哦!
        贾毅律,男一号。本来是二号的,算临危受命吗?成了一号呢!和你平时温温的性格差太多了,不过最后你可有点上场人来疯了呢,玉婷都说萧找对了演员。谢谢你,对于我所有请求的满足,好人呢!不过我们俩的拥抱戏,真的让我要对男人没感觉了(不是说你不是男人噢,实在是练多了),还有你那么瘦干嘛!!!以后加油吧,你,还有你爸爸!
        周晨捷,外贸的,总是那么远过来不好意思啦!和你貌似不熟,但是你能和大家一起到最后,也很谢谢。
        天娇,半路进来的副导,真的很副导呢,很强悍的说,很尽责的说,很活泼的说。演出那天你说你好紧张,比自己演还紧张,我知道你把年华也当作自己的戏了呢,很感动,有你。
        小胖,更后半路,进来的,但谢谢的指导了贾哦,还有你和天娇那天天衣无缝的配合,至于你那活宝的性格我就不说什么,还有我真的要认你当爸爸!
        马金晶,很可惜没有见证年华的上演,生病了,但一路上帮了很多忙,结果却默默无闻了!但年华组的人会记得的一定。
        小蕊,帮我找了好多曲子亚,最后伴奏都靠你了呢!好听!
        汤剑龙,你的加入,简直让我没话说俄。校工抢尽所有风头哦!很厉害,别人都要笑死了,你还在那面无表情!
        顾超,灯光,还有跑腿的,私下里也帮了很多忙呢,还被我拉去和陌生人搭讪找演员哦,委屈你了拉。
        吴琪,海报很漂亮,虽然被撕掉了。最初由找过你当演员呢,呵呵,不好意思半途出事了。但是你在舞美方面很厉害,居然还是没有功底的那种却那么厉害。
        还有我自己的一些朋友,熊,谢,阿三,你们在精神上的支持也很重要,只可惜你们没有看到年华。还有那些来看的朋友两个婷婷,岚岚,李。
        就这样结束了。其实真正开始也是四月下旬了,花了半个月,真的不容易啊。特别是最后一个星期,呵呵,瘦了5斤(不过又胖回来了)。真地结束了,还有点不舍得,累并快乐着。这段日子了,做了太多,我从不会做得事,也交到了好多的朋友。也许因为性格的原因吧,我有点闷哦,但是我还是很希望大家能多多在一起,有开心不开心的来告诉我,要帮忙的来找我呢!
        最后呢?还是谢谢,谢谢大家,谢谢自己,谢谢所有参与见到过年华的人。
  • 《童之梦》,呵呵,我大概就是参与了“童”的一环吧。或者就像是一个梦?

    我们在年少冲动的时候往往会向往吧,某种纯粹的爱情?MA~~我是不懂的,因为我的生活里对于爱情的需要太少了,所以才不能好好解读吧。不过幸好,我只要解读一个小女孩就好了。

    真的是小女孩吗?那种家庭的话,应该不会很快乐吧(虽然我演的很快乐)。抱歉,还是没法演出那种神韵啊。嘿嘿,我是平民小罗莉的诠释者,哇哈哈哈哈~~~

    其实要说演这部戏的感想……我MS没什么说的,因为我一共才占了一点戏份嘛,所以,只能抛砖引玉了……希望那些主演们能来多说一点吧,逃~

  •              纪念忧伤

        终于结束了,圆满结束了。

        这个湿冷的季节里,空气里弥漫着些许寒气。然而阳光也时常明媚,照得人们心里暖暖的,所以每个的脸上洋溢着快乐。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泛起一丝忧伤,一丝淡淡的忧伤。

       《我的我和她的她》已落下帷幕。令人欣慰,最后的演出还算成功,一个多月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都想实现了一桩心愿一样舒了一口气。是啊,这的确是应该庆贺、应该高兴的。可我,高兴之中还掺杂着另一种滋味。

        我一个人静静的走在马路上,心情如此时的天空一样,阴沉沉的。我在探寻这忧伤的来源:难道我被剧中的男女主人公之间那悲凄的爱情故事感染了?或许吧,虽然那只是一段虚构的故事,但是由于亲身演绎,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心灵的触碰吧。

        十二年真的太久了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十二年可以让一个冲动的小伙子变成一个稳重的男人,可以让一个懵懂的女孩子变成一个成熟的女人。时间是有魔力的。但是,摆在时间面前的是一份真挚的爱情,一份曾经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可以经得起冲刷的爱情!可是最后呢?时间胜利了,它将一份纯真的爱情磨灭了。十二年后的他们,即使面对着面,也完全没有认出对方。就像剧中所讲的:十二年,太久太久了,记忆早就支离破碎了.....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起来,落在路边树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有一片枯叶太脆弱,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飘落到地上。小雨在轻轻的下着,轻轻的,柔柔的,落在我的脸上,带来了一丝冰凉。看着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一层薄薄的雨雾,仿佛沉睡一般寂静,我轻轻的感慨:南方的雨也是如此的细腻呵!

        我从冥想中走回现实,可忧伤依然挥之不去。这,究竟是为什么?

        回想起这一个多月来的点点滴滴,心头不禁涌上一股温暖。曾几何时,我还因为把握不住表演的细节而郁闷;曾几何时,又因为大家闹的笑话而被逗乐。此刻,那一幕幕场景如幻灯片一样在我脑海中频频闪现:和导演一起在河边的小路上探寻男主人公心境的超然,和副导演讨论表演时的思想和语气的困惑,和女主角对练结束由于走不出戏中的激动而一直颤抖,和大家一起拍花絮时无法抑制的大笑......对了,还有和大家围在一起吃火锅是哄抢食物的贪婪样。真是太多太多了,多的无法去理清,也懒得去理清。我只想静静的沉浸其中,回味其中,陶醉其中......

        小雨还在下着,哎?是不是有一滴雨落到了我的心里去了?要不为什么心一下子变凉了?

        这部话剧终于演完了,像一本读完了的书,被轻轻的翻过了最后一页。合上封面,放到了抽屉的最里面。陈凡、沈静怡、凡、静怡、毛毛、马秘书——这些陪伴一个多月的伙伴——也终将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伴随着时间,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忧伤也跟随着他们,越走越远......

        雨停了,我俯身拾起一片落叶。我想,就用这些落叶编织一个花环,来纪念这淡淡的忧伤。或许在许多年以后,当我们轻轻拂去封面的那一层灰尘,会发现这一份封存的记忆,依旧暖人心田......

                                     07年平安夜

     

     

     

                                                                     

     

     

  •       戏结束了,在我得到的时候也失去了,送给了大家,在座的所有人,很欣慰,欣慰到其实并不想说太多话,如果说要写点什么,可能第一要做的,就是要给剧组的大家说一些什么。
          我的演员们不容易,严苛而莫名的剧本加上严苛而莫名的导演,理所当然成就的是莫名的演员们,可是,他们却没让这样单纯的逻辑进行下去。他们都那么努力的在演绎着自己心中的那个他(她),我看到了他们心中的情感,看到了那些曾经在脑海里画面,那种感觉很奇妙,不是快乐,不是幸福,而是一种发自心底的温暖。只是我,似乎一直没有进入状态,我好像是在场最差的演员了吧。只能说,大家都付出了太多,我好感谢你们。
          作为编剧,剧本的问题自己越来越清楚,在不断调整,最后的版本,只能说,让它更清晰而已。我不是一个好导演,也许出于表达本身的高度的缘故,经验的不足,或者别的什么,只是,这次之后,都在成长着,自己的导演方式,这是需要的,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可能,也许对自己唯一能说自豪的,就是,我从头到尾的坚持,无论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底线,而过去我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一个人。坚持这个东西,一个人总能学会,要体会到很多后。
          成长是巨大的,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我的演员们,看到了副导,还有我的剧务们。这是最好的体验了吧。这又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其实我真没什么想说的,这是我的开始么,也许也是结束,不知道,看吧,我总是那么情绪化的。虽然我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记得以前吴琪说的话,只是现在越发觉得,很多事情真的无需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