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在书房任意读书,每天两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工作可以办病退,工资我可以有两倍, 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生活嘛?

      还是那个书房,还是那个阳台,屋里还是那些书,屋外还是那些树。可是,我怎么觉得幸福戛然而止了呢?

      我以为你会是我的那棵树,在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在我最无助最需要你的时候,我们在飞机上相遇;我以为你会是我的那把雨伞,当你递给我纸巾,当你低声细语安慰我不要伤心的时候,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我以为你会是属于我的那个人,于是之后的那几天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我甚至不敢主动联系你只一味告诫自己要优雅矜持。

      我,一个上不得厅堂下不得厨房的女人,一个只爱读书的女人,你的出现泛起了我心底的一片涟漪,你让我心慌,让我彷徨,却最终让我心碎。

       可以在书房任意读书,每天两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工作可以办病退,工资我可以有两倍, 你给我一直想要的生活,可是我为什么觉得幸福戛然而止了呢?

      是你,在飞机上给了我你的名片;是你打电话给一直守候在话机旁边的我;是你,带我走进了那件书房;是你,认真倾听我看书的感想;是你,给了我一直期待的生活,一直想要的幸福,却又让一切戛然而止;是你,一直是你,也只能是你。

      原来一切都是假象,一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原来从飞机上的邂逅开始,我就一直在自欺欺人;原来我就是那个你一直需要的保姆,来照顾你的前妻;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错。

      幸福,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  大家好,我是蓝钻!!!——那天晚上,站在沃原的舞台上,脱口而出就是这句台词。然后我演得很开心,一边演还一边想自己进沃原的搞笑经历:第一次来沃原面试还是我大一的时候,我们寝室三个人一起来面试,一起通过初试通过复试,最后一起被刷了。。。印象最深的是小米还让我演一个小学生读报纸。。。

      然后大二游园会,我在招新,被一个很好心的学长当做大一的小朋友给拉进团活面试,然后被周暐淳直接从演员区给踢到了非演员区去面试,最后应该还是被刷了吧。。。吴琪的椅子测试被我弄得像辩论一样。。。说道这里,那个包包学长。。。谢谢你。。。你的大恩大德我是不会忘记的。。。泪奔。。。是你记下了我的号码,是你游说其他的学长学姐我才留下了,虽然我还没记住你的名字,虽然我还用气球打你把球都打爆了,虽然后来还是发短信向我道歉。。。你真是大好人啊。。。

      又走题了,women说相声,在三八和母亲节中间上映的一部关于女人的戏。自古以来,女人的角色在大家的眼里一直就被固定化了:柔弱娇羞的女人才是真的女人,女人不能够应该说相声;女人就应该减肥,保持苗条,有胸有臀才符合世人的审美;潜意识里女人就是不如男人,因为女生会有大姨妈,会生孩子,甚至觉得女人就应该男人来生存。。。所以一直以来女人的地位都很低下,一部分女人甚至用各种方法改变自己来迎合男人。。。于是另一部分女人就开始反抗。。。于是就有了男女平等,有了women说相声。。。于是就有了women说相声里男人出现评论女人的相声和女人的胸那几幕,因为在男人的心里,女人永远不会和男人平等,就好像是女人就应该有大胸就应该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于是女人和男人就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到底是男女平等还是男强女弱亦或是男弱女强,于是就有了这部戏,于是我和王梦真就在那说相声,很搞笑,但终究不是真的相声;于是李金和赵晨曦代言立可肥,很幽默,但终究女人的审美标准还是瘦;于是,刘旭娇和桑一婷讲大姨妈,很生动,但终究女人还是会有男生没有的大姨妈;于是周暐淳和包伟的相声中,周暐淳带走了董妹,但董妹最终还是回去了。。。。。。。。。于是我写的很乱,而且现在才贴出来。。。好吧,影评我是写了的。。。

  • 刚想睡,但是背着肩上的莫名的责任感还是开写吧

    溢美之词我也不多说了。首先看剧本结构的问题,自我感觉,散的感觉比较厉害,神的凝聚不够,首尾呼应很对,但很多原创与半原创部分的结合位有时感觉不是很自然,中间那两人跨河很有创意,但是其他的桥段与之对比之于中心来说,贴合的感觉有但是不够,或许可以再改一改。结构上和贴合主题上不是很紧凑,这是比较严重的一个问题(可能是带大一的一起做的原因,剧本为了更多的人来参与才会如此吧)

    底下是演员,主要大一的演员算是很好的完成了任务,可能是比较散的缘故,每个演员的印象都不是很深,立可肥的那两位表演的很传神,“导演”和“编剧”的故事(算中心的男女主吧)里,“导演”在对话还有后来与神童的相声里还略显生涩,“编剧”话不多,但是自身的气质与语气都掌握得不错。总体来说,大一的演员还需磨练自己的上台经验,说词的时候要尽量掌握好节奏,有些地方节奏有点乱,时快时慢,希望今后多多雕琢自己。这是对沃原的同志们说的,也是对五月的同志们说的,其实………也是对我自己说的。

    我也不说多少了,今天脑子不是很舒服,只是再想提下我今天说过的,大家在一起做戏是很快乐很温馨的,五月这样,今天我在沃原也感受到了这种感动。(深夜发帖,赶紧沉了!!)

  • 今夜,七点,团二,woman说相声。

      这部戏是我来沃原的第一部戏,也算是我人生中的第一部正式的话剧吧。

      还记得当初刚来大学的时候我就到处打听华政有没有话剧社,学姐就强烈推荐了沃原。据说这里牛人很多,拿过n多奖项,是华政五大金牌之一(其实我到现在都没弄清楚是哪五大金牌社团)。还记得面试的时候,我直奔演员组去了,没想到第一关普通话我就卡住了。以前还真没觉得我的普通话有多烂,n,l前后鼻音不分应该是南方人的通病吧。但学姐还是很宽容,仍然让我去了第二关。不过还是表现得不好,完全被桑依亭的气场镇住了。我当时真的好难过,小婧姐就让我去非演员组试试。面试的学姐问我导演剧务编剧想做哪一种,我说无所谓只要能进你们社就行。想想我当时真是太二了!

      后来桑依亭特开心地和发短信说收到了沃原的飞信,我心里那个酸啊!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去了戏剧社。接下来就真的要好好谢谢小婧姐了!我清楚地记得是校庆那天,看完晚会后和大姐去加家村吃麻辣烫,然后就在水果店遇到了小婧姐。才知道我有在新生名单里,可能是飞信出了问题才没通知到。当时简直激动地不行!

      之后我就开始了在沃原的日子……

      转眼间我进沃原已经快半年了。这半年我真的收获了很多很多。与其说我留在沃原是因为喜欢话剧表演,不如说我是真的爱上了沃原——这个可爱的家。这里有层出不穷的游戏,各种风格的社员,轻松活泼的氛围……总之,这里永远不会让人觉得无聊和厌倦。

      似乎是说了太多的废话,接下来就谈谈这部戏。当初大家决定演这部戏的时候其实我并不太乐意。我想演的是有着完整的故事,复杂的人物关系,跌宕起伏的情节的话剧,而不是两个人在那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相声。我不喜欢相声,觉得这种东西真的很无聊。但是没有办法,上头的指示我们只有服从。

      因为快要期末考试加上本来就不是很喜欢,所以我和桑依亭选了最短的一个段子——
    大姨妈。越演越觉得不对劲,我的角色一个快要更年期的老女人。可是我根本没办法体会那种感觉。表演的最初阶段是演自己,所以我在小婧姐的要求下试着改剧本,将角色改成我自己。这次改剧本我真的是受益匪浅。之前我真的不知道大姨妈对女性是如此的重要,和大多数女生一样,把它当做是一种麻烦。

      之后这部戏改了又改,拖了又拖,形式一直到放假都没有确定,大部分演员都失去了耐心和兴趣。在此就不得不感谢我们的社长——万毅。没有他的坚持,我想这部戏很有可能会流产。

      其实在排练中我是问题最多的。控制不住地笑场(因为这我被称为沃原笑点最低的人
    ),动作极其不自然,台词说得干巴巴的……总之,感谢大家围观我,感谢桑依亭耐心的指导,感谢社长设计那个自己手被拍红的游戏……

      真的没想到今晚会来这么多人,真的没想到大家都超常发挥,真的没想到这部戏的反响会这么好……

      今晚的团二真的好热闹,所有人都很开心,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

     

      我想,这就是话剧的力量,这就是沃原的力量!我爱沃原!让我们永远混在沃原二吧!

  • 这个博客从上学期就没有新的东西,我等不及了。

    打开日志页面的时候,看到WOYUANDRAMAN旁边的时间显示:亥时  人定归本

    大一参与的戏于我基本都只是玩闹,从大二的<爱情>开始,便带着更为剧社着想的心来参加和看每一部戏.

    之前仰望星空的时候,小米曾经开过荒诞剧<群氓>的工作坊,带大家读剧本.我和什什都想帮他,都去参加了.那时候万毅,尹哲,被子才刚刚进来.

    然后就是<爱情>,虽然当时有很多无奈的地方,但现在回过头看,它或许是一部做得比较成功的戏.毕竟,它留住了一些人.

    再然后就是自杀,震颤,捕鼠器和修女.年轻的导演们努力的追寻着她们的戏剧梦想。

    再然后什什就走了

    再然后昭川就走了

    再然后天娇就走了

    我把这都算在自己身上。

    再然后哈姆雷特就公演了.在哈姆雷特之后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和你们一样的不明白.

    为什么要演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演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演一部这么不符合评委口味的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团结剧社却演一部这么不符合评委口味而且让所有剧社成员都不接受的哈姆雷特

     

    为什么要得奖还要团结剧社却演一部这么不符合评委口味而且让所有剧社成员都不接受而且缺乏归属感到演完他们好多就都走了的哈姆雷特?

     

     

    难道我们依然没有走出“为导演实现戏剧梦想”这个让我们上学期元气大伤的定式?

    我后悔了,我觉得就算演《修女》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因为那是“我们的戏”,在演完了以后,我们可以笑。

    当然演出当天我遇到的麻烦远不止这些。虽然那并不是我的错

    去年夏天在度过一个又一个让人难熬的夜晚,当沃原正在“小蝌蚪找妈妈”的时候,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社团,那我们这样的人又该去哪里呢?

    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自己一年里实现得并不那么好,你们看我一路磕磕跘跘的过来,现在要看你们了。

    写到这里,看见突然弹出来的QQ信息:“台县市长选举选情:国民党12民进党4无党籍1席”

    可能对于我们,这条新闻并不会有太多的触动,但对于一部分人则意味着开香槟狂欢,或者痛哭流涕的夜晚。我们也是这样,或者说,我希望我们一直是这样。

    虽然戏剧或许在华政里依然很艰难,但我希望在旁人漠然或好奇的眼光里,我们能够为它狂热。